快团团入驻流程 (快团团骗局)

上海*引发团购工具“快团团”的突然崛起。国金证券数据显示,今年3月和4月,快团团的日活跃用户增长超过400%。目前,上海80万团长中,有60.6%在使用快团团。

快团团是拼多多于2020年3月推出的一款团购APP。不过,与原来的自营模式不同,拼多多改变了身份,打造了一个类似C2C的社区团购团购平台。平台致力于为商户赋能。目前主要为团长、供应商、品牌商等方提供开展团购所需的各种服务,如团购发布、数据管理、直播、销售协助、会员管理等。平台服务费为从中收取0.6%。

可见,快团团有点像当年的淘宝。马云曾表示,阿里巴巴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,而快团团则以“解决微信卖货的一切问题”为口号。像淘宝当年的快速增长一样,2021年快团团长的数量已经达到200万,年GMV达到600亿元。

在微信上卖货并不是什么新鲜事。微商和社交电商主要依靠“社区团购”模式。快团团的特别之处在于,它让原本依赖团购平台的团长、微商群几乎零门槛地在微信上“开店”。同时,平台还通过建立配送体系,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班长找货难、供应商卖货难的问题。

《零售第三只眼》获悉,近期,腾讯和阿里巴巴分别推出团购工具“购享团”和“天天团”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个人团长的竞争和培养或将成为下一阶段社区团购各大平台的重点。

“个人团长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,去年快团团部分头部团长年销售额突破亿元,规模与不少社区团购平台不相上下”。一位学员表示。

淘宝+微商

《零售第三只眼》认为,快团团的运营逻辑在于“找货”和“找人”,即帮助团长解决供应问题,帮助供应商解决配送问题。为了实现上述目标,平台采用“淘宝+微商”模式。

从属性来看,快团团是团购工具,不参与任何交易。它只为供应商、集团*、消费者提供一个交易平台。也就是说,快团团为团长提供了在微信上“开店”的场所和服务,本身收取0.6%的服务费。运营完全由团长主导,其模式与淘宝十分相似。

对于很多想要涉足团购业务的公司或个人来说,面临的问题只有两个。一是他们不具备开展团购业务的条件。第二是你找不到要卖的商品或卖东西的人。快团团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上述问题。

首先,快团团通过打造第三方团购平台,为众多团长提供了近乎零门槛的建团条件。群主只需登录小程序即可一键建群。同时平台还提供发布团购、关注团购、资产明细等服务,减轻团长的工作量。这不仅避免了团队负责人对小程序开发的投入,也减少了原本社区建群带来的工作量,降低了运营难度。

其次,针对找货难、找人难的问题,快团团采取了类似微商的配送体系。快团团交易环节涉及供应商、团长、消费者三个环节,并引入了助销制度。

该模式下,组长分为有货源的供应组长和无货源的销售助理组长。供应负责人可以通过设定佣金来培养销售团队负责人,帮助他们销售商品。销售组长可以从众多的供应组中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进行销售。同时,供应商*、销售助理*、消费者的身份可以互换。

这也意味着所有微信用户都有机会使用快团团,平台的每个用户都可以“代理”多个产品,而且代理是没有成本的。据了解,快团团的销售组长不仅不需要交代理费、存货、发货,甚至连产品销售环节都可以直接从供应组长那里复制过来。

不过,与“微商”中的多级代理机构设置不同,快团团只涉及供应商、供应长、销售副长三个层级。其中,供应商按照定价提供货物。供应组长虽然可以培养很多销售组长,但只涉及到这个级别。通过压缩中间环节,快团团的分销体系既保证了产品能够最大程度地到达消费者手中,又避免了层层提成带来的利润低、底层团长积极性不足的问题。

据了解,一位团长仅一本绘本就卖出了4000份订单,总销量接近百万。主教练海涛加入快团团首月销售额就突破百万。

社区业务

目前,微信拥有12.68亿月活跃用户,几乎覆盖了所有具备在线消费能力的群体,是互联网上最大的流量池。因此,社区运营一直是社区团购的关键环节,这也决定了主打于此的快团团的增长潜力。

大量的用户意味着各种需求的存在,许多团队负责人确保这些需求能够被发现和整合。因此,快团团的产品销售覆盖全品类。

官方数据显示,快团团目前销售的产品多达90个行业,包括生鲜水果、美容个护、家居生活、食品保健、各类虚拟商品等。此前上海代表团团长组织团购飞机,也证明了这一点。其用户身份多样,包括企业家、母亲、品牌、供应商、小商贩等。

不可否认,任何产品所能接触到的消费者数量都是有限的。但通过快团团的帮销体系,产品同时进入了多位团长的视线。只要产品质量高,就能接触到大量的消费者。此外,借助“熟人推荐”,供应商还可以节省需要花在公域平台上的营销费用,团长也可以通过大量供应源获得充足的佣金。

除了流量优势,在当前渠道分化的背景下,团购场景还可以让团长通过社区提升用户留存。

一方面,相比其他平台,快团团更注重团长的供应链和用户保护。新用户进入快团团时,小程序页面是空白的。消费者只需扫描团长二维码即可购买对应产品,避免了传统电商平台同款产品比价造成的用户流失。同时,如果销售组组长想要销售某种产品,则需要自己寻找供应商或者供应组组长可以通过他申请帮助。因此,即使同一个用户面对多个群主,他也不会在其中“二选一”。

另一方面,在社交熟人中,群主更了解用户需求,因此能够提供更精准的产品和服务。比如团长在快团团上的经营大部分不会专注于某一品类,而是将自己的店铺打造成杂货店,消费者需要什么就卖什么。

甚至有群主把群名改成了“有什么需要建群的联系我!我都有!”从近期情况来看,团长发起的团购中,不少都卖出了1万单以上。仅花美王的销售额就接近50万元。 95元充值100元话费销售人数达6.7万人。

在此基础上,快团团还在不断丰富其功能。平台自上线以来,除了基础的团购发布、后续团购、资产管理等功能外,还开发了会员管理、积分商城、红包订阅、直播等功能。

在日常运营中,团长可以通过优惠券、直播等方式增加用户转化,通过会员折扣、积分兑换等带动复购,增加用户粘性。通过发放红包引导消费者订阅后,产品群开放信息将直接推送至微信,进一步提高产品触达率。

平台数据显示,成山农场在陕西省排名第七,订阅用户数为19万。这些人都可以通过微信获取自己的团购消息,但通过其他渠道精准触达这群人是相当困难的。某旅游公司表示,使用快团团更重要的目的是保持社区活跃度,防止原有用户因长时间无法出行而流失。

不同的道路

快团团的出现,为社区团购开辟了新赛道。原来的“参赛者”变成了“比赛场地提供者”,同时,需要大量资金的事情变成了旱涝保收的生意。

虽然外界对拼多多社区团购赛道的了解主要来自于多多买菜。但事实上,快团团本身也不容忽视。与多多直播、拼小圈并称为拼多多2020年三大战略产品。该产品比多多买菜更早推出,是拼多多在社区团购方面的首次尝试。可以说,这为多多买菜的后续运营提供了一定的经验。此外,基于平台的产品可以使品牌接触到更多用户。

从规模上看,公开数据显示,2021年多多买菜的GMV为800亿元,快团团则达到600亿元。两者之间没有太大区别。更重要的是,前者带来了数百亿的损失,而后者仅投入了10亿元的服务费补贴。

近日,拼多多升级快团团,推出团好货2.0版本。该平台通过彻底开放官方供应链,再次降低了人们的准入门槛。同时,官方还将为其提供15%-40%的销售费用以及50亿元的补贴。据《上海领队白皮书》称,*结束后80%以上的领队将继续开展团购业务,快团团的上述举措将进一步“收割”现有市场。

《零售第三只眼》认为,社区团购本身是B2C业务,而团团是C2C模式。快团团的*完全主导了产品的选择和运营过程。他们主要是来自微商和传统电商平台的店主和部分创业者,而社区团购的带头人则多是实体店主、妈妈等主持人。从合约履行情况来看,社区团购模式中核心的“次日达”在快团团上无法实现。目前,快团团的配送仍以第三方物流为主。

由于以上两个方面,两者的产品也存在差异。快团团销售非高频、非刚需产品,客单价较高,而社区团购则以低价、高频、非刚需产品为主,以维持生计。非常基本。由此看来,快团团或许能帮助拼多多触达一二线城市的用户,进一步扩大用户规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版权声明:《快团团入驻流程 (快团团骗局)》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本页链接:https://www.shsj11.com/ds/40949.html